当前位置:宣城市文联 > 敬亭山文艺 >

大家写宣城——《水东的月光》(作者:魏振强)

发布:宣城文艺网 发布时间:2019-12-03 15:34[字号: ] 阅读次数:

     晚饭后,竹峰说,出去走走吧。起身往外走,刚出宾馆大门,我就顿了一下:多好的月光啊!
    从宾馆回廊的阴暗处往台阶下跨,有些恍惚,那月光像是浮在地面上的一层稀薄的纱,我生怕一脚下去会踩破了它,走了几步,老是觉得会踩进水里,但脚落下去,是硬硬的水泥路面。
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好的月光?
    今夜的月光是经过清洗后突然出场的。月亮悬在右侧山顶上,比平时要薄得多,似一页水墨画贴在蓝色的天空。桂花树还在,影影绰绰的山也在。这么多年它去了哪里?是被别人家收藏经年,今又突然拿了出来?
     路边也有一座山,并不高,层层叠叠的树把山罩住了,月光又罩着那些树,树叶子上也有光。有光的还有宾馆前面的那片湖。碎银子般的月光在水里闪烁,是月亮被风揉碎,融入了水。月色和水原来这么亲密,天空和大地这么的相像,天地原来这般近。
     风有些大。凉意一阵阵袭来。我和竹峰、亚明在前面走,苏北、若齐诸兄在我们后面,说着的话被风吹走了。在湖边绕了一圈,后面没了说话声,回头看,月光下没了人影,是风把他们吹回去了?
绕着湖,继续说闲话。走了两圈,去了另一条道,是宾馆前面的一个闸口走过去,原以为螺旋门的横档是锁死的,用手一推,居然推开了。过了闸口,走一截,是个斜坡,挡了视线,折转身来往回走,到了闸口,竹峰用手推了推螺旋门,说了一句:坏了,进不去了。我试了试,螺旋门的几根交错的横档纹丝不动。站在旁边观察,没找到出口,想着要是走着回去,唯有爬过临水的那个高高的台子,然后往下跳。
    我估摸着,像我这样笨手笨脚的人,一不小心,十有八九会掉进湖里。竹峰和亚明肯定也有担心,但他们没说。我也没说。我们有着默契,或者说,我们仨在一起,更有底气。
干脆转过身,爬上斜坡。立在坡上,远处的一个村庄卧在一片空旷的田野中,绿树和白墙的轮廓极分明。坡下的一条白色的路似一根飘带系着村庄。路边的稻田已收割一空,黄黄的稻茬铺展着,一些碧绿的白菜和萝卜叶子还有大蒜泛着油油的光。没人说话。我们的脚踩在水泥路上,有沙沙声。那个村庄也不说话,它在月光下安睡。
     顺着村庄边上的田埂往另一面绕,有一条道夹在两面的山坡中。山,面目晴朗,路也清朗。一眼望去,不远处就是宾馆的大门。
     那晚,我们一路上都是闲话。说了哪些闲话,不记得了。闲话本就是这个样子,一个人挑起话头,可以自顾自地说,别人可以接话,可以嗯嗯,也可以沉默如山,反正有人陪着,何况还有一地月光。
回到房间,打开一卷书,但眼前晃动的是月光。夜半,竹峰给我发来一条信息:“晚上散步,感觉非常安静,安静到无我,又仿佛天地之间都是我。”
    竹峰的这份欢喜我也有。只是我没说。我把灯闭了,静静地躺在床上,看月光映在窗棂上,像是躺在老家的床上。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老家。它是宣城的一个叫“水东”的小镇。日暮时分赶往这座小镇的途中,我是昏睡的,水东到底是什么模样,我没看清。但我在水东邂逅了暌违多年的月亮和它的光。那是旧时的月亮,旧日的时光。
 
 
    魏振强,男,1966年生,现任安庆晚报副刊部主任、安庆市作协副主任。著有散文集《茶峒的歌声》,有作品入选小学语文课本。


宣城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邮 编: 242000 电子信箱:xcswlbgs@163.com 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【皖ICP备18025440号】

联系电话:办公室0563-2237091/0563-2237092 地址:宣城市区鳌峰中路57-1号5楼

皖公网安备 34180202000421号